必赢国际新闻

标题: 普京童年:不安分的学生 打架不打则已打则必赢
发布时间 2018-11-29 22:08 浏览数

  普京生于1952年10月,开始上学时已经快8岁了。普京家的影集里至今还保存着他刚上学时的一张照片:身穿活像是军装一样的旧式灰色校服,端一盆花站着。成年后的普京已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他不是拿一束鲜花,而偏偏端着一盆花。

  像许多孩子一样,普京不大愿意上学,他更喜欢跟小朋友们整天在大院里玩,但又不得不走进校门。学校就在他家住的那条胡同里,到校只有几分钟路程。起初,每天的第一堂课普京差不多都要迟到,所以冬天他根本就来不及好好穿衣服,原因是:穿衣,气喘吁吁地往学校跑,再脱衣服,这都需要好多时间。后来为节省时间,普京想了个“妙招”:干脆不穿外套,飞也似地往学校跑,从此他便能准时坐到自己课桌旁了。

  普京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不用说,学校制定的那些规章制度他是不怎么遵守的,而学校是有组织的集体,它有明确的行为准则和严密的纪律。然而,当一个从小长在大杂院里的人乍一到了这种有组织、有纪律的环境里,他一定还会按原先的习惯生活。而学校就像是在他周围拉起的一道护栏,圈在护栏里受约束,让人很不舒服。于是,普京就开始想要“挪开”这道 “墙”。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11岁的普京屡次顶撞体育老师,还撕毁数学课的家庭作业,在考试时与同学交换字条。有一段时间,普京与物理课老师的关系搞得很僵,一次,因为忘记穿校服,普京甚至被物理老师赶出了教室。这样“爱自由”、不安分,理所当然地要引起老师们的干预,调皮的学生不喜欢老师们这么做,便常常要做点什么反抗的表示;调皮的学生之间也不免要发生冲突,于是,打架斗殴的事便接连不断。这一切普京都没少参加。一次,在快要上课的时候,普京还向别的同学扔黑板擦。因为打架,普京的父亲还被老师叫到了学校。普京当时的成绩根本说不上优秀,在实行五分制的苏联,他的好多科目只得了两三分。

  普京小时候的故事让许多人兴奋不已,因为一个成绩平平,调皮捣蛋,爱打架的普京一下子拉近了与普通人的距离,让人觉得特别自然、亲切。习惯了完美领袖形象的俄罗斯人突然发现,原来总统的童年与他们小时候没有什么两样。畅销的《共青团真理报》感慨地说:“总统是我们中的一员,在我们中长大,这给了我们希望。”

  普京有一套打架哲学,这套哲学来自他儿时的生活经历,也来自他的特工生涯。对此,普京本人有生动的回忆。

  第一次挨人揍,我感到很委屈。打我的那小子看上去是个瘦猴。不过,我很快便明白,他年龄比我大,力气也比我大得多。对我来说,这件事不啻是街头“大学校”,这“大学校”第一堂就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课,由此使我得到一次重要的、很好的教训。我从这一教训中得出以下四点结论:

  首先,我不对。当时,那孩子只是对我说了句什么,而我却很粗鲁地把他给顶了回去,那话简直能把人噎死。实际上,我这样期负人家是毫无道理的。因此,我就当场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第二,如果当时站在我面前的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也许我就不会对他这样粗暴。因为这孩子第一眼看上去瘦骨伶仃,我才觉得可以对他撒野。但当我吃了苦头的时候,我才明白不能这样做。我明白不论对谁都不能这样做,对谁都应当尊重。这是一次很好的、实在是有“示范意义”的教训!

  第三,我明白,在任何情况下,不管我对与否,给我任何还击的希望。根本就没有希望!

  总的来说,我打架,并没有什么鲁莽和过火的举动。不过,我从中悟出一个道理:如果你想要成为胜者,那么在任何一次对打中,你都要咬牙坚持到底。

  此外,我明确意识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卷入什么冲突。但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就应考虑无路可退,因此必须斗争到底。原则上说,这一公认的准则是此后克格勃教我的,但早在孩提时代我在多次打架中对此就已经烂熟于心、很好掌握了。

  此后,克格勃教我的还有另外一条准则,如果你不准备动武,你就不要拿起武器。不应该随意恫吓人。只有在你决定开枪的时候,你才须掏出手枪。假定你同谁发生了冲突,但在你最终决定“我现在要开枪”之前,你就不要操起武器。小时候在街头有时需用拳头明确我与小伙伴们之间的关系时,我就是这样做的。一旦你下决心打这一架,那你就要坚持到最后。换句话说,不打则已,打则必赢!

  尊重每一个人!为求胜利,先成为强者!遭人欺负,立即还击!不打则已,打则必赢!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普京总结出来的这些打架哲学,透着男子汉的坚定、果敢和刚毅,洋溢着蓬勃的阳刚之气。普京忠实地履行这套哲学,向世人展示了一个硬汉的形象。

  普京表情冷峻,作风强悍,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他的克格勃背景使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冷酷”、“无情”等字眼。但另一方面,普京又待人真诚,充满爱心。普京的爱心和家庭观念从他的家人和他家的那只小狗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然公务繁忙,但只要休假,他总是和家人们在一起度过,同家人一起看电视节目,一起参加体育活动。他十分爱护自己的两个女儿,关心她们的学业和成长,并为她们的进步而自豪。2002年12月3日,普京访华时在北京大学演讲,曾情不自禁地提起他的两个女儿,向中国学子透露了她们喜欢中国武术和中国文化的信息。据说,中国少林武僧释延康师父曾到莫斯科传授少林武术,普京的女儿为中国武术的神勇所折服,拜他为师。因此有媒体称,普京的两位千金“文武双全”。普京还喜欢小动物,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白狗。俄罗斯《共表团真理报》曾专门就“俄罗斯第一狗”的话题采访了普京。提起自己家的小白狗,一向给人不苟言笑印象的普京也露出了充满柔情的笑容。

  时隔多年,与普京依然保持着友谊和好感的初恋女友加林娜这样形容:普京知识面很广,读书很多,尽管貌不惊人,但他的内心世界、情感世界异常丰富,是一个既体贴入微、充满爱心,又不乏幽默感的男人。“我就这样迷上了瓦洛佳(普京的爱称)”。

  中学时代,加林娜通过妹妹认识了普京。两人经常逛街、幽会,在大街上遇到酒鬼挑衅的时候,会柔道的普京总是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女伴,从没有让她有过不安全的感觉。在那个年代,普京的穿戴总是十分简单,似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但普京十分大方,从不看重钱财。

  如今,加林娜已有自己的家庭,过着相夫教子的平常生活,但当年与普京共同度过的青春美好时光,至今仍深藏在她的记忆中。“即便是现在,我有任何困难,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我。他就是这样的人,从来不会忘记老朋友,不会忘记过去经历过的人和事,从来不记仇,不会报复人。”

  普京夫人柳德米拉·普京曾接受俄罗斯《商业家日报》的三位新闻记者的采访,披露了她与普京从恋爱到结婚的经过,从中可以看出普京的独特个性。

  与普京相识前,柳德米拉曾是俄罗斯国内航线的空姐。有一次,柳德米拉与空姐队中的一位好友前往列宁格勒游玩。在为期3天的旅游中,那位女友的挚友,一位名叫谢尔盖·罗杜尔金的列宁格勒音乐学院的毕业生,盛情邀请她们去列宁格勒苏维埃剧院听音乐会。那位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同时邀请了自己的好朋友弗拉基米尔·普京。这样,当柳德米拉随女友和女友的朋友来到剧院时,普京已坐在售票处窗口旁边的椅子上。当时,普京并未给柳德米拉留下多少印象。用柳德米拉的话说,“当时他穿着俭朴,其貌不扬,如果在街上,我绝对不会注意他。”

  音乐会结束后在地铁口互相道别时,普京突然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柳德米拉。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下,普京是决不会轻易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他人的。普京深情地对柳德米拉说,“我在警察局工作,因为工作需要,我暂时不能告诉你真实情况。”柳德米拉后来才知道普京在克格勃工作。

  返回加里宁格勒后,柳德米拉只要有空就时常打电话给普京,随着感情的递增,柳德米拉索性就利用工作便利,乘飞机赴约会。柳德米拉深情地回忆说,“一般人是乘公共汽车、电车或出租汽车赴约,而我是乘飞机去谈恋爱。”经过三四个月的电话倾诉和多次的见面,柳德米拉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普京是她心目中向往的男人。虽然他貌不惊人,但是他内在的魅力像磁铁般吸引了柳德米拉。

  时光荏苒,一晃三年半过去了。有一天,柳德米拉在普京的房间里,普京突然对柳德米拉说:“经过三年半的接触交往,你现在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不爱说话,脾气也不好,有时还会让别人感到受委屈。做我的伴侣是有一定危险的。现在你该决定与我的关系了。”开始,柳德米拉还以为这是普京的托辞,转而一想,不对,这话分明是要分手之意,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说:“我已经决定了。”

  “真的决定了?”普京显得很惊讶,旋即用探求的目光注视着柳德米拉,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柳德米拉点点头,以为他们的关系就要告吹。想不到,普京却说出了一番令柳德米拉激动万分的肺腑之言,“我爱你,想选择一个日子和你结婚。”3个月后,普京和柳德米拉在停泊在涅瓦河畔的一艘游轮的“浮船”餐厅里举行了俭朴的婚礼。斯人编译

Top